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逗le

总想把最有趣儿的事儿与大家分享,如果您能一边读一边笑,我就达到目的了。

 
 
 

日志

 
 

铁岭记忆(46):割资本主义尾巴  

2009-12-15 15:08:14|  分类: 铁岭记忆197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国家鼓励个体工商户经营,那时候不行,什么都是国营的。谁要是倒腾点东西卖,叫投机倒把,取缔这些投机倒把的商贩,叫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有一句话叫“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不知道为什么资本主义能长苗,社会主义只长草。

小萍的妈妈死的早,她爸爸又给她讨了一个后妈,后妈也带着两个孩子,两家放在一起有五个孩子,日子过得很艰苦。“小后妈”就经常独自上龙首山采一些“山里红”蹲在小学校门口叫卖。

我们都知道她是小萍的“小后妈”,于是经常到她那里买点山里红,卖给别人五分钱一小碗,卖给我们少收一分钱。

没想到有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民兵,不由分说将“小后妈”手里的一篮子山里红夺了过来,说是“割资本主义尾巴”,要没收。“小后妈”急得一边哭一边往回拖,那几个民兵不由分说将一篮子的山里红倒进了附近的茅坑里扬长而去。

那时候所有的工商企业都是国营的,连收破烂儿都是国营企业。

外祖父从乡下刚进城的时候,没有正式工作,就到处收破烂儿,换些零用钱维持家用,后来他竟然被编入“国营老虎庙废品收购站”,变成了国营职工。

他每天从站里把钱领出来,走街串巷地收废品。晚上再将废品交回站里,一分一毛地把账目交待清楚,站里给他记工分,月末根据工分给他发工资,完全是国营工厂的管理模式。

有一个老李头,有一次没有把账目算清楚,于是被打成“贪污犯”,清除出收破烂儿的队伍。

我那时候经常跟在外公的后面,帮他收破烂儿。正赶上“破四旧”,家里的旧书、旧报纸、旧首饰都是“破四旧”的对象,全部当“破烂儿”卖掉。还有一些被打成右派的,全家扫地出门,下放到农村的,家中所有的家具什物一律卖掉,所以外祖父常常收好多东西。

现在想起来,有一些东西现在都叫古董了。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旧书,经常都收到几本民国或者清末的线装书。有时候收来好看的书,他就不交公,放在家里留着给小孩子们翻看。

有一本叫“西游记”,我记得非常清楚,石印的毛笔手书的字体,上面有好多精美的插图。有一张是猪八戒手里拿着一个大耙子,和女妖精打架,非常好看。

废品收购站里每天都有一堆一堆的线装书,被大卡车拉走,据说都送到造纸厂“回炉”了。

真是“文化大革命”,所有传统文化都被“革命”了。

我现在还有一个逛旧书市场的习惯。一到那里我就很兴奋,那些清末、民国时期的线装书,现在每一本动辄几百元、上千元,甚至上万元。有一次我在上海古文化一条街,发现一本光绪年间出版的“西游记”,是经过重新修裱过的,要价三万元,吓了我一跳。

有时候我心里会升起凌云的遒志——等我发大财了,我就把现在旧物市场上所有的古旧书都收上来。搞一个书库,再在书库里装上恒温空调,让这些书再保存三百年,让三百年后的人能有机会读读几百年以前的书。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